(以下是本會職員回應傳媒有關性教育詢問的摘錄,會定期增添)

>> 你對香港的性法例有何看法?

香港法律规定合法性交年龄是16岁,不过,18岁以下则不准看色情刊物。請問何以16岁可以做爱而不可以看色情刊物?香港法律又规定对人兽交的最
高刑罰是7年监禁。請問为何我可以杀死动物,把它吃掉,但就是不可以跟它有性关系?

>> 就社会现有的道德观念来看,一夜情和婚外情是不道德的,为什么您却表示一定程度的认可呢?

 

據說爱情不应该是占有,真正的爱情應是 「恆久忍耐、恆久包容….」,即是說对方喜欢什么,就给他(她)什么。所以對方喜歡一夜情或婚外情,你不认
可、不忍耐、包容,竟然說他一定不道德,才是不道德。    

>>  何謂性權?

每个人都有控制自己身体的性自主权;在自愿的前提下,每个人都有权自主决定和他人的性关系;在性的问题上男女平等,即使性工作者,也有享受性
健康的权利。    

>>  香港青少年性在各种性知识中,最感迷惘的是性、爱与爱情的分别。他们无法了解当被某人吸引时,究竟是由于性吸引还是爱;
又当两人过从甚密时,不知道在他们之间存在的是友情还是爱情。你認為應怎樣教?


但是,性、爱和爱情,真的这么难分,要性教育去教?我认为不是。性吸引是肉体上的,生理反应也有很清楚深刻和几乎一定的模式,连低等动物的反
应也差不多。爱是和对象产生的一种正面互利的感情关系,与性无关,因为在爱父母、爱朋友、甚或爱国之时,一个人不会有那种生理上的性兴奋。
而爱情则是指一种爱和性加起來的感覺。 所以,一对男女朋友之间有的是友情还是爱情,只要当事人誠心自问除了关心对方之外,还对之有没有性幻想或性兴奋,便错认不了的。

年轻人为什么对这三种关系觉得那么难分辨呢?原因其实不在知识上的困难,而是现今的性观念逼人对自己的性感觉不诚实;而且,为了替各种性
禁制找理由,还故意将性、爱和爱情大兜乱。

譬如,保守的道德观要人无论如何要有爱才可以有性,甚至对一个初相识的人有性幻想也是对他的姓侵犯。因而,任何人与人在建立关系的初期
,便只能说服自己对对方只有纯粹的关心或“纯情的爱”,而否认一切性的企图,亦即在有意无意间,把爱与爱情混淆。面对一个如此大的误导系统
,年轻人又怎会不大感迷惑?

>> 父母应该怎样对小孩进行性教育?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性观念?

父母对小孩进行健康性教育,要全面地告诉他们性知识,不同的理论,不同的看法,都要给他们讲解。并且告诉他们每個看法的原因。究竟什么才是
正确,要让他们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来判断。只有在他們未有能力判断時,才要求他們暫時跟隨父母的判断。

>> 性用品(非快速消费类,包括仿真,模拟,调情,玩具等等)成人用品的消费是否有社会消费能力的限制,这是否反映了性生活多样化在不同群
体中的特点?

應無限制,因不同群体以不同生活 (包括性生活) 方式和諧生活在一起,盡量互相接受,是國際大趨勢,亦是 「地球村」必須要走的路,如環保一
樣。消费能力在乎物品價格,普及了便甚麼價格或檔次的都會有,人人可用。

>> 然則,在香港是否已经如此?在大陆,您认为这是否也变成了现实情况,还是一种趋势?

香港也未到如此,在大陆也只是一种趋势,現時性用品普遍仍太貴,品質亦太參差。

 >>  如果不是的话,从社会的角度来看,是什么原因?

仍有性禁忌,性用品教育和宣傳仍未普。

   >> 在主流道德范畴上,香港社会是如何看待性生活/满足多样化的?

香港有多個「主流」或全無「主流」,這是開放社會的特點,所以有很贊成和很不贊成的,法律則企圖左右逢源,弄至矛盾百出。

>>  多個“主流”或全無“主流”,可否具体来说是哪些?对于香港草根阶层来说,多数倾向于什么?对于中产阶层呢?

多個“主流” 或全無“主流”,簡單來說,便是極度保守至極度不保守之間的任何一點也有,因種類太多,不能說多数倾向于什么,也不與社會阶层有關。

>>  从年龄段来分,不同群体的倾向又有何不同?从性别分又如何?

男的及年輕的較開放。

>> 您认为内地对性生活的多元化的开放度比香港要大,一些舆论认为这样可能会冲击社会道德规范,您是如何衡量的?

沖擊又如何?  沒有沖擊,何來進步?社会道德规范要數千年不變才好嗎?那麼不如回到原始人的社会道德规范罷。

   >>  在内地,随着成人用品商业的发展,非主流性生活方式,包括SM、恋物癖等已逐渐被人们所认知。在这方面,您认为是否应该有
一定的范畴限制?

在一個群體社會,任何行為當然也要有一定的范畴限制,但限制必須止於是最必須起碼的。一般而論,參考對其他行為的限制,底線應是參與雙
方知情同意的而又不損及其他不參與的。

   >> 有评论认为内地性开放比香港要大。性生活方式多样化方面是否如此?为什么?

從既有調查所得,這應該是對的,原因是香港有從殖民地時代遺留下來西方耶教的保守影響,為香港人洗了腦,這勢力仍然很大,只要看,現任
香港特首也是天主教的。內地則沒有這影響